新海立方开户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新海立方开户 > 智库时评 >

李建华:为师者“三思”

时间:2016-08-31 16:40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李建华 点击:

新海立方开户 www.2012survivalsuppliesmarket.com

来家中闲聊的朋友,无不对书房以“三思书屋”命名提出猜测:是不是取意于孔老夫子“三思而后行”的训道?是不是想掠大文豪鲁迅“三味书屋”之美?其实不然,“三思书屋”之要义在于:尚思、勤思、出思。

文人一生最渴望的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书房,因为那是学习知识、产生思想的场所;也是享受清静、体验孤独的归宿。1983年大学毕业,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这倒不是什么“为人民的教育事业而献身”的崇高理想所致,仅仅是出自想做个优秀的文人、有思想的学者的野心。

大学毕业分配到一个很不起眼的大学,教学科研条件非常差。值得欣慰的是,当时有几个学哲学的“神侃”在一起,天南海北,一顿乱侃,其乐无穷。哲学真是“万能之学”,竟让那些学理工科的羡慕不已,甚至以我们几个哲学老师为核心组成了“牛皮公司”。中午在公共食堂一起吃饭,十几个人天文地理,一“吹”就是一个多小时。晚饭后更是无聊,只能以“瞎侃”来打发寂寞的时光和时光的寂寞。一年后,我发现这种“神侃”的方式,使自己在课堂上可以不看讲稿出口成章、入神入境、得意忘形。不但提高了表达能力,也有了思想的冲动。于是在自己的寝室兼书房里(当时是两人合住一间),用很不象样的书法写下了“三思书屋”,压在书桌的玻璃底下,作为砺志。也就是这几年开始步入了科研,踏上了思考之路。过去的大学生要干到副教授,才能分到成套房。现在的青年教师,一来学校就住成套住房,独门独户,看似幸福,其实,真的是一大损失。文人失去了思想交流等于半死。

研究生毕业后有了单独的居室,从某种意义上讲有了书房,于是找了同校的一个小有名气的青年书法工作者,帮我正式为书房题名“三思书屋”,并进行了装裱,挂到了墙上。这幅字一直挂到我离开中南大学静宜园那个以阳台搭成的小书房。后来迁居咸嘉新村,有了名副其实的书房,特请大哲学家、书法家曾钊新先生题名“三思书屋”,并用优质材料雕刻,悬挂在书房正门。走进书房,便仿佛有种使命、神圣和归属。

文人尤其是大学教师,要崇尚思想。思想是个性化的产物,也是类意识的积淀。它不同于知识,知识是建立在普遍信念基础上的概念系统,而思想正是建立在怀疑论基础上的对已有知识的反动;它也不同于技术,技术是基于经验层面的对人—物矛盾的处理方法和程序,而思想是基于人的终极关怀的先验直达。一个大学,不但要有知识、有技术,更要有思想。思想是大学的灵魂;大学是思想的殿堂。思想从何而来,从人文科学来,从人文学者来。现代大学教育的最大失败在于重知识和技术、轻思想。“知识就是力量”是对无知者而言的;“美德即知识”是对无智者而言的;“知识是一把双刃剑”是对无思想者而言的。现代社会是一个知识选择的时代。现代知识也就是最含糊不清的一个概念,什么叫知识,就解释不清。现在除了自然科学知识以外,还有人文知识,除了专业知识之外还有非专业知识,甚至还出现了知识自身的形态结构和非形态结构的区分。也就是说,知识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非知识,就是现代知识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知识是非知识。我感觉到了现代的一种无形的知识形态,这种形态就是思想。一个优秀的学者,要在无形的知识上下功夫。所以知识分子不再是有知识,而在于你有什么样的知识和选择什么样的知识。现代大学教师的作用主要不是传播知识,而是创造新的知识,思想就是新知。这就要求我们每个教师在教学科研中始终以思想为重。

教学要体现思想性。大学教师不同于中小学教师的地方在于他是讲自己的东西,即便是别人的文本也要进行思想性解读。现在大学课堂的教学效果差的主要原因是教学内容陈旧,而我们的教师又是照本宣科,甚至是一字不变的念教材。而这种作为教科书的知识体系,特别是文科类的,学生基本上看得懂,那老师干什么?教师就是要根据某门课的知识体系阐发出新的思想,而这种思想性课堂一定能吸引学生,当然这要有厚实的科研基础,从这种意义上讲科研要优于教学。事实上也是如此,一个没有科研的教师,教学也是一般,甚至很差。尊重别人的思想,致力于创造思想,是大学教师的神圣使命。

科研更要体现思想性。现代工具主义和功利主义的阴影笼罩着学术界,加上我国学术制度安排的不近合理,导致了学术泡沫时代的到来。重复性研究的学术论文和著作泛滥成灾,加上大量的学术复制品,使学术的神圣和精致遭受了空前的践踏。科研贵在思想,思想贵在精深。要强化科研的精品意识,建立一种新的机制,鼓励使老师们沉下来,十年磨一剑,研究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如果大家都是忙于完成各种量化指标,为了一点科研经费而整天去做那些趋时性课题,学术的殿堂会倒塌,后人写这一段中国思想史的时候会耻笑我们。

大学教师不但要崇尚思想,也要勤于思考。勤思不是一个时间性概念,每天二十四小时不休息,不能说是勤思。勤思从根源性讲就是看问题、想问题、解决问题要用理性,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理性思维。对于理性思维来说,一切断言都要求给出特定的根据。根据意味着在某一论域层次上的更高的存在地位。我们在思考问题往往要面临两种不同的道路选择,要么放弃严格的逻辑要求而依凭经验或某种现成的权威性论断作为开端,要么坚持理性所指的方向而放弃理论独断,依循理论概念的某种存在属性向更高论域过渡。所以理性思维的本质就是反对独断论。对别人思想观点不加分析、盲目认同,就不是勤思。勤思从致思方法上讲就是批判性思维,反对任何经验论层面或社会权威的理论独断。目前理论研究的一个重大缺陷就是表达上的独断论形式,其后果是由独断论的片面性所带来的理论体系的破产和理论论断的贫乏。一个大学教师应当具有非常强烈的批判意识,不能人人云亦云,要用自己的脑袋思考问题,对任何理论判断都敢问个“为什么”,这就是勤思。

正因为对问题的思考方式不同就产生同不同层次的知识分子,主要是学者和专家的区别。学者和专家的区分在于,专家是传播知识或创造知识,学者是专家之上的高一层次,他不是对既有知识的一种简单重复,他也不是简单的为人类知识宝库增加一份子,他主要的使命是批判现存知识,就是对现有知识的一种解蔽,从而给人们一种生存和发展的自由度,或者是戳穿现代知识的谎言,这就是学者。学者的使命就是启蒙。启蒙是什么,启蒙不是从无到有,你没有知识教给你知识,这是发蒙。我们过去讲启蒙课本不是启蒙,启蒙就是启自己的知性,以便于自己不被现存知识所蒙蔽,启蒙就是一个不断的解蔽的过程,解蔽意味着对现有知识的批判,这就有生存风险。伽利略是学者,他不相信地心说,最后被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张志新是学者,他不相信左的那一套,最后死在监狱;老舍是学者,最后自杀在自己的书房。

所以,大学老师应当有自己的思想,要“出思”。写一些任务化的论文和著作,是不是思想,不是。组织一班人编教材是不是思想,也不是。大学里要对文科教师倡导一种“代表作意识”。也就是说你总要有一本或几本有自己思想、有学术水准的著作。这种著作是独创的,里面的内容是其它地方找不到的。有了这样的专著,就是合格的大学教授。我曾听说,有人评教授的时候,背了一麻布袋成果,结果是没有一件是有自己学术思想的。这样的教授在现在的大学里比起那些“三无教授”应当说是很优秀了,但如果都是这样的教授,不但大学会完蛋,人类的思想之河也会断流和干涸。

以“三思”自勉,深怀宁静致远之心,坚持秉笔直书的通达历程,不贪求众人的同声喝彩,只牵挂天才的一丝窃笑,以纯粹学术的忠诚所换来的真知温补道德社会,是我一生的理想。

此文写于2000年10月,作者系长江学者,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大学教授。

来源:现代大学周刊,2016-08-29


(责任编辑:admin)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