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立方开户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新海立方开户 > 智库争鸣 >

方向新:发挥农村人口市民化在供给侧改革中的作用

时间:2016-12-19 11:40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方向新 点击:

新海立方开户 www.2012survivalsuppliesmarket.com

前两年在讨论供给侧改革问题的时候,提出了一个城市房地产如何去库存的问题,其中提到一个观点是如何推进农村人口市民化,加快农民进城的步伐,让他们进城以后来推进房地产去库存。同时,国务院和各个省份都相应地对于供给侧改革出台了一些新的文件。现在时间过去了一两年,农村人口的市民化是不是在供给侧改革中,特别是房地产去库存中发挥了作用?或者如果没有发挥作用,原因到底在哪里?

一、农村人口市民化的进程可以加快

我刚刚参加了湖南省流动人口动态监查分析报告的评审。流动人口监测是国家卫计委统一进行的,湖南的样本也是按照抽样来分析的,湖南的样本是4万多,可以支撑流动人口的一个基本分析。综合来看,有几个方面可以支持农村人口市民化的进程可以加快的结论。

第一,在调查的数据中,夫妻二人或者举家迁移的人口已经明显增多。流动人口无论是流出人口,还是流入人口,男女的性别比都相对非常平均,男的占51%多一点,女的占48%多一点,对于这个结构,过去是男性偏高,而现在基本上女性明显增多。同时家庭人口规模现在都是以3、4人为主。举家迁移的人数增多,意味着对农村人口市民化的程度应该有促进作用。

第二,流入的人口增多。湖南过去是一个人口流出大省,流出地主要在长三角、珠三角,特别是广东。但通过这些年的监查来看,现在实际上流入湖南的也增多,而流入湖南长沙的最多,大概占了40%左右,其他几个中心城市加起来将近70%。流入人口增多,并且主要都是中年人士,对落户应该也有好处。

第三,流动人口的居留时间长的增多。现在虽然流动人口听主体还是在1到3年的流动人口,但是7年以上流出人口占31%,流入人口占了24%,时间越长对他愿意停留居住下来甚至落户的意愿应该有支撑作用。

第四,就业率比较高。现在无论是流出的还是流入的,就业率一般都在90%以上。这个能够支撑现在可以加快农村人口市民化的进程。

二、农村人口市民化的进程为何没有加快

从上述流动人口数据来看,现在到了可以加快农村人口市民化的进程的阶段,但事实上为什么没有发生?从这里几个数据又可以得到结论。

第一,平均收入不高。从个人的平均月收入水平来看,流入的平均只有3500元每月,流出的是4100元每月。而家庭也是这样,月平均收入,流入的是2900元每月,流出的是7500元每月,月收入都不高。同时基尼系数也不高,都是0.36左右。这基本保持了合理的区间。这一数据说明流动人口的收入都不高,还比较平均。

第二,参加“四险一金”的比例不高。这个值得非常注意。流动人口没有参加养老保险的比例占到了44%,没有参加工商保险的比例占了82%,没有参加失业保险的占18%,没有参加生育保险的占84%,没有参加住房公积金的达到了92%。并且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流动人口的医疗保险更多是新农合,与城市的医疗保险是两码事。因此,社会保障的水平不高,不足以支持农民进城。

第三,流动人口的落户意愿不强。在调查中,表示愿意长期居留5年以上的占55%,一半多一点。但是愿意落户的只有19%,这个数字太小。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农民愿意到城市做事,但是不愿意留下来。另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是留守儿童比率高,湖南去年是44%左右,今年下降了一点,还有40%。留守儿童的比率这么高,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农民为什么不把子女带在身边,这恐怕与他的生活环境、教育环境等不如意有关。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做出的判断是:第一,现在农民进城打工意愿非常强烈,但是真正愿意落户的意愿并不强。第二,农民工现在更多停留在进城的环节,而还根本没有进入城市融入的进程。

三、加快农村人口市民化需要什么样的政策

政府现在在农村人口市民化方面到底应该推出什么样的政策?不能够出台一个户籍制度改革政策就可以一了百了。过去我们一直把户籍制度作为农村人口市民化最大的障碍,认为户籍制度改革以后,农民工进城就会畅通无阻,现在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这里有两个问题很值得关注。

第一,农民工市民化的成本谁来负担?过去巴西有一个做法,现在来看,那个搞法也是错误的。巴西是强迫农民把农村的土地卖掉,然后拿着这笔钱可以进城买房子,干别的事情。最后巴西出了问题,农民进了城,结果找不到工作,城市出现了很多贫民窟。这是错误的做法。但是问题是我国的农民在农村的那一部分财产,包括土地、房子都在他的市民化过程中不发挥作用的时候,农民靠什么来支撑他进城。

第二,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保障怎么办?农民的住房保障在哪里?在国外的市民化进程中,没有哪一个国家没首先考虑农民的住房问题,包括香港刚开始搞的是廉租房,甚至是条件很差的公屋;加拿大到现在都有廉租房。但是我国的廉租房搞了一个形象工程以后,现在已经烟消云散。如果这些政策不搞,农民工靠什么在城市生存下来,而且他现在的生存环境比过去还艰难。过去还有一个城乡结合部,房子条件很差,但以便宜的价格就可以租下来,现在那些房子也被拆了,他住哪儿去?这就要看我们的政策怎么系统化,怎么样来支持推动市民化的进程。我们必须在这些方面做一些深入的思考,否则很多东西都会流于一个口号,最后不了了之。

(作者系湖南省社科院副巡视员、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研究员,本文是根据作者在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与湖南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举办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座谈会上发言的录音整理)


(责任编辑:admin)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